我的假期今天才结束

五一长假结束了,大家也都安心回来上班了。我在路上逗留到7号,8号才真正的回到上海的土地。所以我的假期到今天才算正式的结束了。虽然是回老家,但是路途依然是很累。

这次回家过的很开心,忘记了一切烦恼。在准备离开家的那一个晚上,我经历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舍不得。不知怎么了,我这次真的太舍不得离开家了。黑夜,我一个人黯然落泪,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了家,那种心情难以平慰。从小想到大,从过去想到现在,浓浓的思乡情弥漫整个的房间。

在坐上车的拿一刻,泪水又一次冲出了眼眶,为了不让车外的妈妈看到,我马上换上了墨镜。模糊的看着母亲在视野里慢慢的消失…

午夜随感

已经是午夜时分了,现在已经是黄金假期的开始了。

今天早上九点黄老二到上海了,现在他应该在火车上受苦受难。我和他应该有三年半没有见过面了,想当年在寝室里是何等的快乐。

最近一段时间同学走动十分频繁,首先是阿皮4月2号到的上海,然后是上个星期李昌宏也回来了,他们两个一起在斐济工作,毕业之后早就基本上没跟他们见过。几年来,同学之间的走动越来越少,然而在这一个月内,大家频繁的见了面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,也许我还没有从这种热闹的气愤中走出,也许是内心里一直期盼着这样的场景。

毕业之后的几年,跟同学的联系是一点一点的减少,大家走到了不同的工作岗位是主要的原因,彼此对待同学聚会的观点不同是另外的原因。而我,在这些年,更多的是和工作生活中结交的同事和朋友在一起。

回想那段日子,我“潇洒”过,迷茫过,但是我一直努力着。多年已经过去,我还是能肯定自己,肯定自己走过的路。我一直对自己说,我对我走过的路一直是问心无愧。

朋友,这两个字对我很重要。我一直以来一直真心的对待着我每一个真心朋友。那些日子,有你们这些朋友,我心里很欣慰。有过朋友的支持,有过朋友的帮助,有过朋友的反对,有过朋友的背叛。有过快乐,有过烦恼,有过苦难,有过沉沦。但是因为有这些朋友的围绕,使我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
此刻我可以说,无论朋友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,对我做了什么样的事,都是对我走路起到的莫大的帮助。我是个聆听者,对的,我会接受,错的,我不会反驳。我就这样坚持着自己。也许我的这些朋友都没有体会到,我是这样执着的人,这样坚持的人。

在我沉沦的那段日子里,我不断的思索,朋友是什么样的一个意义。我也曾认为朋友不会对我做出那些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。直到事情的发生,我开始了沉沦,我陷如了思索的沉沦。朋友对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意义。最后,我接受了这些事实,我又接受了这些朋友。我知道,他们还是我的朋友,没有他们,没有那些事情,我就不会成长,不会成熟。

同学是有着特殊因系的朋友。

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

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ion (最大似然估计),突然觉得“似然”这个词很有趣。“似”是近似,相似,作动词为approach;“然”是本然,真在,being,truth。将 likelihood 翻译做“似然”,是有一定水平的,言简意赅地揭示了其背后的思想。科学研究是一个揭示事物本来面目的过程,大约也可以叫做“似然”。

A Need,The Need,Your Need,All Need is ME